更多
伤感美文,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
伤感日志大全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 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
返回首页

如果有一天,我能摒弃这人间的芳华

时间:2012-08-05 06:45来源:未知 作者:玛卡巴卡 点击:次    网友评论
我的那个小城,你是永远横亘在我心头的坎,让我一直充满自责与哀伤。 最初的碰见你,你在大操场的槐树底下卖零食,简陋的摊位,一角两角的收益,你细细地捋得很清楚。你自制了一种酸萝卜,一角钱一块,是小学生们中间的明星零食。但你却舍不得买牙签分发那些

我的那个小城,你是永远横亘在我心头的坎,让我一直充满自责与哀伤。

最初的碰见你,你在大操场的槐树底下卖零食,简陋的摊位,一角两角的收益,你细细地捋得很清楚。你自制了一种酸萝卜,一角钱一块,是小学生们中间的明星零食。但你却舍不得买牙签分发那些酸萝卜,用的是细细的小竹子,艰难地串起一块块萝卜,摆着笑脸跟小顾客们说竹子好,竹子清凉。那个时候我还那么小,却轻易地看出了你的窘迫,连连点头说,是啊,竹子好,竹子清凉。

我一次次"路过"你的家,装作不经意地看你一眼,你坐在门口,手头忙碌着什么。就那样一个阴暗的小屋,再往里延伸仍是和你身体一样的宽度,残砖,有些破败的屋顶,挤在一排旧屋的夹缝里。多少次,那个心头很难过的小女孩,想把手头的小零食送给你,却只是偷偷瞄你一眼,然后跑掉。

我小学毕业了,再也没有机会路过你的家,没有机会买你的零食,而你的背日益佝偻,大操场也被修葺得容不下小摊贩的样子,你终于到了不能摆摊那一天。

开始在路上碰见你,你的背已经佝偻到九十度的样子,你若不抬头,眼睛就是直视地面的。感觉不断地遇见那你,因为你早起晚归穿梭在大街小巷收废品,在这个不太大的小城;又或是,因为你的每一次出现,都狠狠地撕扯着我。

有一次在街头看见你过马路,你垂着头,就那样走过去,甚至没有抬起头看一眼身边经过的车辆,是不是你,已经不太在乎这一切,不太在乎是不是有那么一辆车一不小心就结束了你的生命,可是,我在乎啊。

有一次突然下雨了,我就猛然想到你,你穿梭一个又一个垃圾桶的时候,该怎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大雨。幸运的是,我看到了你,看到你撑了一把伞。是一把黑伞,伞的两个角已经露出灰色的铁丝,而你哪怕撑着伞,伞的高度,也只及我--一个高中生的肩际。

还有一次,很久很久没有再遇见那你,那天下午赶去学校考英语的路上突然看到你,就在考场上,突然不能自持,一个字也写不下去。

你在穿城而过的小河旁边辟一了一小块菜地,两人宽的地方。我在桥上,看见了你拿着工具去施肥。那年,涨洪水,路过那桥,看见你那片土地被冲得面目全非,只剩下一滩泥,心狠狠地痛了一下。

我,上大学了,已经有一年没有再看到你。或许,以后也永远在看不到你。因为有一次我们去某个敬老院,只隔了一个礼拜,上回和我们聊天的那个老人就不在了,而从我的小学,到大学,你以一个老人的姿态,呈现在我面前,已经多少年。

你永远不会知道,有那么一个陌生的小女孩,一直那么默默地注视着你,而我,竟然什么也没有做,竟然什么也没有做,看着你在这人世间挣扎着生存,挣扎着生存。又或许,我的这种同情与怜悯根本是一种侮辱。我凭什么同情她,我有什么资格怜悯她。那只是她的一种生存状态,任何人的,任何方式的生存,都是不容置喙的,我又凭什么认定了她的忧伤。

是的,我上大学了,我做社会实践,写学术论文,却还是没能为她做什么。如果,今年寒假,你还能够等着我,我一定会找到你,为你做点什么,算是我心灵的救赎。

如果有一天,我能摒弃这人间的芳华,我想我不会去做贫困山区的教师,我想我不会去做环境保护的大使,尽管我知道,这些,对于未来,对于发展,是多么的重要 。但是我想,我们总要拥有那么一些东西,不是如此功利的东西,而是关于道义,关于良知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他们奉献了一辈子,也许以后,不会再给社会带来多大的贡献,不像希望工程的孩子那样是未来的希望,不像环境保护那样关乎人类的生存,这难道是我们可以轻视的理由?我只愿,就做那么无益而有良知的事,让他们安详地走完生命最后一程。
 



顶一下
(5)
83.3%
踩一下
(1)
16.7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