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伤感美文,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
伤感日志大全 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 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
返回首页

乌鸦(爱伦坡 著)

时间:2014-10-09 11:05来源:秋水文学 作者:网络 点击:次    网友评论
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,我独自沉思,慵懒疲竭

  从前一个阴郁的子夜,我独自沉思,慵懒疲竭,
 
  面对许多古怪而离奇、并早已被人遗忘的书卷;
 
  当我开始打盹,几乎入睡,突然传来一阵轻擂,
 
  仿佛有人在轻轻叩击——轻轻叩击我房间的门环。
 
  “有客来也”,我轻声嘟喃,“正在叩击我的门环,
 
  惟此而已,别无他般。”
 
  哦,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在风凄雨冷的十二月,
 
  每一团奄奄一息的余烬都形成阴影伏在地板。
 
  我当时真盼望翌日——因为我已经枉费心机
 
  想用书来消除伤悲,消除因失去丽诺尔的伤感,
 
  因那位被天使叫作丽诺尔的少女,她美丽娇艳,
 
  在此已抹去芳名,直至永远。
 
  那柔软、暗淡、飒飒飘动的每一块紫色窗布
 
  使我心中充满前所未有的恐惧,我毛骨悚然;
 
  为平息我心儿的悸跳.我站起身反复念叨
 
  “这是有客人想进屋,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,
 
  更深夜半有客人想进屋,正在叩我房间的门环,
 
  惟此而已,别无他般。”
 
  于是我的心变得坚强;不再犹疑,不再彷徨,
 
  “先生”,我说,“或夫人,我求你多多包含;
 
  刚才我正睡意昏昏,而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,
 
  你敲门又敲得那么轻,轻轻叩我房间的门环,
 
  我差点以为没听见你”,说着我打开门扇——
 
  但惟有黑夜,别无他般。
 
  凝视着夜色幽幽,我站在门边惊惧良久,
 
  疑惑中似乎梦见从前没人敢梦见的梦幻;
 
  可那未被打破的寂静,没显示任何象征,
 
  “丽诺尔?”便是我嗫嚅念叨的惟一字眼,
 
  我念叨“丽诺尔”,回声把这名字轻轻送还;
 
  惟此而已,别无他般。
 
  我转身回到房中,我的整个心烧灼般疼痛,
 
  很快我又听到叩击声,比刚才听起来明显。
 
  “肯定”,我说,“肯定有什么在我的窗棂;
 
  让我瞧瞧是什么在那儿,去把那秘密发现,
 
  让我的心先镇静一会儿,去把那秘密发现;
 
  那不过是风,别无他般!”
 
  然后我推开了窗户,随着翅膀的一阵猛扑,
 
  一只神圣往昔的乌鸦庄重地走进我房间;
 
  它既没向我致意问候,也没有片刻的停留,
 
  而是以绅士淑女的风度栖到我房门的上面,
 
  栖在我房门上方一尊帕拉斯半身雕像上面;
 
  栖息在那儿,仅如此这般。
 
  于是这只黑鸟把我悲伤的幻觉哄骗成微笑,
 
  以它那老成持重一本正经温文尔雅的容颜,
 
  “冠毛虽被剪除”,我说,“但你显然不是懦夫,
 
  你这幽灵般可怕的古鸦,漂泊来自夜的彼岸,
 
  请告诉我你尊姓大名,在黑沉沉的冥府阴间!”
 
  乌鸦答曰“永不复焉”。
 
  听见如此直率的回答,我对这丑鸟感到惊讶,
 
  尽管它的回答不着边际——与提问几乎无关;
 
  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,从来没有活着的世人
 
  曾如此有幸地看见一只鸟栖在他房门的上面,
 
  看见鸟或兽栖在他房门上方的半身雕像上面,
 
  而且名叫“永不复焉”。
 
但那只栖于肃穆的半身雕像上的乌鸦只说了
 
  这一句话,仿佛它倾泻灵魂就用那一个字眼。
 
  然后它便一声不吭——也不把它的羽毛拍动,
 
  直到我几乎在喃喃自语“其他朋友早已离散,
 
  明晨它也将离我而去,如同我的希望已消散。”
 
  这时乌鸦说“永不复焉”。
 
  惊异于屋里的寂静被如此恰当的回话打破,
 
  “肯定”,我说,“此话是它惟一会说的人言,
 
  从它不幸的主人口中学来。一连串横祸飞灾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
  • 一生谈何容易

    害怕被误解所以一直掩盖着 直到知道其他人心里其实也有伤口。...

  • 一个疯子的悲哀。

    1、感谢我不可以住进你眼睛里, 所以才能拥抱你的背影。 - 2。 我会站在哪里和你说再...

  • 深爱成殇,终别离

    回不到过去,续不上将来,深爱成殇。终于,一切都划上了并不完美的句号,就象蜿蜒的山...

  • 笑着说分手

   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我回去过,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我在原地等你,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你曾来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