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伤感美文,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
伤感日志大全 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
返回首页

我和我的表姐

时间:2013-08-10 06:29来源:未知 作者:毛泽迪尼奥 点击:次    网友评论
她今天穿着一件蔚蓝色碎花的V领紧身连衣短裙,把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包裹得曲线玲珑,两座山峰沟壑毕露,裙子下摆刚好把浑圆的丰臀裹住。

  1、
  2007年5月的一天下午,快下班的时候,我妈打来电话叫我下班后早点回家,说是家里来了客人。那会儿我在一家做网络工程的公司打工,说来惭愧,大学毕业后这几年一事无成,唯一收获就是贷款买了辆两厢福克斯,首付还是我妈给的。
  我问谁来了?我妈说你虹表姐来了。我问哪个虹表姐?
  其实对于我妈所说的虹表姐,在长大成人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的,我似乎很难想起在我们家的亲戚中还有这样一个表姐。



  “就是小时候常来我们家,带你玩的那个小虹。”
  老妈的话把我带回儿时的记忆。记得小时候,我三舅经常带着一个大我几岁的女孩到我们家来玩。我妈让我叫她表姐。虽然我现在已记不清她那时的模样,但我依稀记得她长得很好看,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。
  小时候我一直想有一个温柔、漂亮的姐姐来照顾我,但我没有姐姐,只有一个妹妹,而且那是后来的事情。于是我跟她很亲,老跟在她屁股后面玩,亲热地叫她姐。每当我这么叫她的时候,她总是露出好看的笑容。
  她就是我妈说的虹表姐,她不是我三舅的亲生女儿,是三舅妈跟前夫生的孩子。也就是说,她跟我没有血缘关系。三舅娶了三舅妈后,没有再生育,虹姐成了他们唯一的孩子。
  我已记不清她来过我家几次,那时我七岁,她十五岁,刚刚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。再后来,就没怎么见到三舅、三舅妈带她来我们家了。听我妈说,因为三舅调动工作,他们一家搬去了北京。
  北京离我们这儿两千多公里,在那个交通很不发达的年代,两家人要想再走动,确实是很困难的事情,但书信往来还是有的。几年后,听说虹姐去了美国她外公那里读书和生活。
  从那以后,我也再没见过虹姐。多年后又一次得到她的消息,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,三舅给我妈寄来一封信,信上说虹姐在美国结婚了,随信还寄来一张婚纱照。照片里的她,已经出落成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。那是她此生第二次出现在我的记忆中。
  我妈为此常感叹,说什么时间过得真快,连小虹这丫头都嫁人了,我怎能不老啊!

  于是,那个我叫她表姐的女孩,又一次像天上的流星一般从我的人生中飞快地划过,未留下任何痕迹,直到现在,一晃已经好几年过去了。
  下班时间到了,我收拾好东西,准备回家。本来我打算像以往那样去健身房练泰拳,最近我迷上了这个,既可以强身健体,又能防身。但今天去不成了,因为我得回家去见我那个久未谋面的、连长什么样都已很模糊的表姐。
  公司的同事黑子过来约我晚上去美乐迪K歌,神秘兮兮地说,有美女参加哦!
  如果换着以往,我肯定会欣然同意,这一年来跟黑子一起泡妞、猎艳,已是我业余生活中的常规节目。
  “我就不去了,家里来了客人,我妈要我回去吃饭。”我对黑子说道。
  虽然我觉得回去陪爸妈的亲戚吃饭,是一件挺无聊的事,但那毕竟是我妈的侄女,而且从国外回来,我怎么说也该回家露个面吧!不然我妈肯定会生气的。
  “客人?男的还是女的?”黑子眨了眨他的小眼睛,诡秘地问道。
  “你问这个干嘛?跟你有关系吗?女的,怎么啦?”
  “哈哈,我知道了,一定是你妈给你找的对象吧!怎么样?正不正点,身材辣不辣?”一说起异性,这小子就两眼放光。
  “你小子这张臭嘴就是欠抽!什么全七八糟的,那可是我表姐,我们很多年没见了!”

  “得!算我啥也没说,马上消失,拜拜。”黑子吐了下舌头,转身就走。
  “滚!”我没好气地骂道。
  2、
  回到家门口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,便听见里面传来谈笑声。从那声音里能分辨出谈笑正欢的人,一个是我妈,一个是我赵叔叔,另一个是陌生女人的声音。赵叔叔当了一辈子的教书匠,可能讲课养成的习惯,说话一向大嗓门,很远都能听见他的声音。我爸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去世了,后来我妈与赵叔叔结了婚,他有一个独生儿子在部队当军官,比我大几岁。
  当我进到屋里,我妈立即过来拉着我来到客厅。
  “小虹,你看这是谁?”小虹是虹姐的小名,她大名叫于虹,随我三舅的姓。她本来该姓陈,那是她生父的姓,这是我后来她告诉我的。

  我妈继续说道:“小豪你还记得吧?小时候你经常带他玩来着。”
 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ShaoFu,长得蛮漂亮的,穿着、打扮也挺时尚。
  “小豪都长这么大了!我记得那时候才这么高点,现在都长成大小伙子了。”虹姐用手势比划了一下。她的声音很好听,就像她人一样,很有女人味。
  “那时你也很小嘛!”我妈笑着说道,“咦,你这孩子愣着干嘛?快叫姐啊!”
  说实话,虽然小时候跟她玩得很好,但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而且十几年没见过,一时还真叫不出来。
  “你好!”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道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虹姐也对我笑了笑,那好看的笑容依稀在我儿时的记忆中出现过。
  “你看这孩子,还不好意思呢!”我妈说道。

  “没事,这么多年没见了,熟了就好了。”她笑道。
  这时,赵叔叔说道:“你们聊,我去炒菜。”
  赵叔叔是一个特别好的老头,这些年他把我妈照顾得很好,我妈的身体一直不是太好。为此,我和我妹一直都对他心存感激。
  我本想进厨房帮赵叔叔的忙,或者进自己房间玩电脑,因为这个表姐对于我来说其实无异于陌生人,确实没有多少话可说。我妈却叫住我陪虹姐说话,她要去给赵叔叔打打下手。没办法,我只好坐下来,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“你喝水。”短暂的沉默后,为了避免尴尬,我给虹姐的杯子里续上水。

  “谢谢。”虹姐轻轻说了声,拿起了水杯。我趁她喝水的时候,偷偷打量她。身材真不错,不胖不瘦,苗条中有着ShaoFu特有的丰满,配上一件玫瑰色的低胸连衣裙,看上去性感迷人。当她欠身放水杯的时候,那条迷人的**突然间闯入我的眼帘,她的**白白的、软软的,挺饱满。
  我只看了一眼,赶紧把目光移开。可她还是察觉到了什么,双手把连衣裙的胸襟往上提了提,坐直身子。
  “小豪今年多大了?”虹姐问道。
  “二十六了。”我答。
  “哦!比我小八岁呢!”

  原来她三十四岁,正是一个女人最迷人的年龄。好吧!我承认我是一个熟女控。
  “做什么工作呢?”她又问道。
  “在一家网络公司打工。”
  “哦,做IT呢!很有前途的职业啊!原来小豪还是高科技人才呢!”
  “哪是什么高科技?就是网络通信工程而已,我是负责工程施工这一块的。”

  “那也是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啊!”
  “也没多大技术含量,主要就是布布网线、拉拉光纤什么的,然后把路由器、交换机什么的网络设备连接起来,形成一个局域网。挺简单的事,我主要负责技术方案和施工管理。”


  “我听着都觉得挺复杂的,还说技术含量不高?小豪,你是学这个专业的吧?”
  “没有,我就在赵叔叔他们学院混了个本科文凭,学的建筑,现在用不上。”
  这时,我妈进了客厅,对虹姐说道:“这孩子成绩一直不太好,当年高考也只能考上他赵叔叔那个学院。不像他妹妹,从小学到中学的成绩都很好。对了,就是薇妮,你没见过,她是我和你姑父后来收养的孩子。”
  我妹妹凌薇妮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来到我家的。薇妮从小是个苦命的孩子,她是弃婴,被我妈的同事收养。在她六岁时,养父母因车祸身亡,她家的亲戚都不愿接纳她,我妈觉得她可怜,而且我爸妈那时一直都想有个女儿,就把她带回家了,一直抚养到现在。但薇妮至今都不知道她其实也不是去世的父母亲生的。
  “我知道薇妮,后来我爸告诉过我的。”虹姐说道。她说的“我爸”是指她的继父,也就是我三舅。
  “薇妮在广州中山大学读书,还参加过亚洲大学生辩论会呢!”
  一说起我妹妹,我妈总觉得很骄傲。她现在读大三,马上大四了,而且一直坚持勤工俭学,确实比我强多了。
  “小姑妈,你好有福气,儿子、女儿都这么有出息。”
  “哪比得上你哦?现在是海归了。”

  见她们的话题扯到我妹身上,没我啥事,便悄悄进了厨房,帮赵叔叔打下手。
  “姑妈,小豪有女朋友了吗?”
  我在厨房里听见虹姐问我妈。
  “唉!还没呢!”我妈叹了口气说道。一提起我的终生大事,她总是唉声叹气,好像我要打一辈子光棍似的,其实我才二十六岁嘛!不知道她着的哪门子急?
  “怎么会呢?小豪长得这么帅!”虹姐说道。
  我知道她不完全是恭维,从高中起我就常被人夸赞长得一表人才,那会儿班里还有小女生偷偷给我写信呢!
  “以前倒是谈过两个,到头来都没成。”

  “男孩子不着急,慢慢找吧!何况小豪条件这么好!”
  “咦,小虹,我问你,你们现在这个单位应该女孩子挺多的吧?”
  “是啊!”
  “要不,你以后给姑妈留心一下,帮小豪介绍一个呗!”
  “好啊!没问题,不过就怕小豪看不上。”
  3、
  吃饭的时候,我妈不停往虹姐碗里夹菜。她忙不迭的说,够了够了,吃不了这么多的。
  “小虹,你别客气啊!到家了,没外人,就跟小时候一样一样的。”我妈说道。我妈一向是个热心肠的女人,对谁都很好,对这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侄女,就像对自己女儿一样。
  “我不会客气的。姑妈,小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们家玩,觉得特温馨。那会儿的老房子我记得是平房,现在还在吗?”虹姐说道
  “早拆迁了,多少年的事了。”赵叔叔抿了一口酒,说道。
  “哦!我还说这次回来,找个时间让表姑妈带我去看看呢!”虹姐的话里透着一丝遗憾。
  “没关系,既然回来了,以后就经常回家来,这儿就是你的家,好吧?”我妈说着,又给她夹了一块糖醋排骨。

  “嗯——”虹姐点了点头,眼睛里有些湿润。在重庆,我妈算是她唯一的亲人了。
  “小虹,我记得你小时候特别爱吃糖醋排骨,所以特意给你做了,尝尝还是不是小时候那滋味?”我妈说道。
  “很好吃,跟小时候一样好吃。”她开心地说道。
  “那就多吃点。”我妈又要给她夹一块。
  “妈——,这么油腻的东西,表姐不一定吃得惯呢!你老是夹这个。”我在一旁忍不住说道。

  “不不不,很好吃,我很喜欢。”虹姐赶忙说道。
  “对了,小虹,现在的年轻姑娘在吃的方面顾忌挺多的,怕长胖了。你该不会也想着减肥吧!”我妈说道。
  “妈,瞧你说的,表姐这么苗条的身材,哪用得着减啊!”听到我这么说,虹姐开心地冲我笑了一下。
  在饭桌上听他们聊天,我大概了解到,虹姐几个月前已经来了重庆,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担任副总经理。这家酒店是中美合资,虹姐作为美方高管协助总经理工作,据说这个酒店的中方总经理是她大学时候的校友,关系一直很好,亲自向美国那边把她请过来的。
  “既然今后在这儿常住了,就常上家里来玩,小姑妈给你做好吃的”我妈热情地邀请道。我在心里埋怨我妈瞎热情,人家这么大一总经理,忙都忙死了,哪有多少时间窜亲戚家的门。
  “我会的,姑妈,我会经常来看您和赵叔叔的。”虹姐说。
  吃完饭,我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刷碗,赵叔叔在书房里上网下象棋。我妈陪着虹姐在客厅里说话。
  “小虹,你跟玲玲她爸到底怎么打算的?”我妈问道。玲玲是虹姐的女儿,好像八岁了。


顶一下
(35)
79.5%
踩一下
(9)
20.5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
  • 你是我抵达不了的彼岸阳光

    午后的阳光惬意地撒入屋内,张开双臂拥抱着阳光,我像一只慵懒的猫咪沐浴其中,一扫之...

  • 烟花易冷

       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,我依然安静守着我的角落,多了的,只是一种很平淡的思...

  • 第一次喝醉

    接下来的日子,恋爱不象她想象的那么浪漫,习惯了称兄道弟,习惯了大大咧咧的说话,突...

  • 是谁渲染了时光尘缘

      原来,多年后我们谁都没有和谁真正相伴到最后,各自成家离开,就留下单身的,一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