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伤感美文,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
伤感日志大全 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
返回首页

我和她,谁是谁的小三?

时间:2011-11-20 08:59来源:未知 作者:冰鹤 点击:次    网友评论
站在首都机场的出口处,我紧张地盯着闸口,生怕错过了。老公今天回北京,在他去美国公司总部培训的这一年,我几乎是掰着手指数日子过来的,现在,他终于要回来了,我顿时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。虽然他不让我去机场,要我乖乖待在家里等他。我却自有打算

  站在首都机场的出口处,我紧张地盯着闸口,生怕错过了。老公今天回北京,在他去美国公司总部培训的这一年,我几乎是掰着手指数日子过来的,现在,他终于要回来了,我顿时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。虽然他不让我去机场,要我乖乖待在家里等他。我却自有打算,也不和他争,只想着到时候突然出现在机场给他一个惊喜。
   
   我今天打扮得很漂亮,不住地猜想待会他看到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,他会感动吗?我就像个和恋人第一次约会的女孩,心如小鹿般乱撞,既紧张又期待。
   
   终于,他出现了,我高声喊着,向他招手。他明显愣了一下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似乎看到他旁边还有个女人,不知他说了句什么,两人迅速分开。那女人一头粟色的卷发,戴着顶棒球帽,看不到脸,不过身材很不错。我看着那女人的身影,依稀觉得似曾相识,正在努力回想的时候,他走到我的面前。
   
   “不是让你在家等着吗,怎么过来了啊,不听话。”他刮了一下我的鼻子,宠溺地说。
   
   “我想早点来看你嘛。”我笑着说,挽住了他的胳膊“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,很辛苦吧。”
  
   “还行,中途在香港转了趟机,要是连续飞行更累。”他说。
   
   “在香港没逛逛?”我笑着问。
   
   他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,“我们,不,我是说我只是在香港转机,连机场都没有出去。”
  
   他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我的眼睛,可是我知道就算问也问不出什么结果,何况现在不是个合适的时机,于是我装作没有觉察的样子,拉着他去了停车场。
   
   刚要发动汽车,突然,一个拖着行李箱的女人从车前走过,棒球帽,粟色卷发,正是刚才和我老公走在一起的女人,我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他,只见他一脸紧张,却强作镇定。
   
   女人走的很慢,经过车头的时候,扭头朝我们看了一眼,我分明看见,她的嘴角有一丝微笑,虽然看不到眼睛,但那鼻子,那嘴,像极了一个人——邹小雨,我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,也是我老公孙展鹏的前女友。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,她不是去美国留学了吗?难道,他们旧情复燃了?
   
   “虹影,你在想什么呢,后面都在按喇叭了。”一旁的孙展鹏提醒道。
   
   “哦,不好意思。”我笑着,发动了汽车。
   
   行驶在机场高速上,我装作无意地说:“刚才那女人身材真棒。”
  
   “哪个女人?”孙展鹏问。
   
   “就是那个拖着箱子走在我们车前面的女人啊,戴帽子的那个。”我说。
   
   “是吗,没注意。”孙展鹏说。
   
   “那你可真没眼福,那女的很漂亮。”我说。
   
   果然,孙展鹏紧张起来,“你看到她的长相了?”
  
   我的心揪紧了,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:“没有,帽子遮住了她的脸,不过鼻子以下的部位很好看。而且,我总觉得她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”
  
   “不可能吧,你一定是看走眼了。”孙展鹏说。
   
   “也许是吧。”我笑了一下,开始把话题转到他这一年的生活上来,一路有说有笑,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。
   
   一进门,孙展鹏就紧紧抱住了我:“让我看看,我老婆是越来越漂亮了,刚才在闸口那么多人,就我老婆最抢眼。”他抚摸着我的头发,亲着我的脸,在我耳畔轻声说,“一年没见,想我没?”
  
   我脸一红,啐了他一口,“没想。”
  
   “切,才怪。你这孩子总不说实话。”他笑着说。
   
   抱了一会儿,他放开我,开始蹲在地上收拾行李,只见他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我:“这是我专门给你买的,专柜的小姐推荐了半天,也不知道好不好。”
  
   我接过一看,雅诗兰黛璀璨美白全面护肤套装,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居然会给我买护肤品。他一向大男子主义,每次逛街都是找个地方一坐任我自己去挑。用他的话说,逛街是女人的事情,大老爷们去逛算什么啊。这次,他居然为了给我买礼物去逛他最不屑的化妆品,我心里涌上一丝甜蜜,刚才的疑虑消失得无影无踪,也许只是巧合而已,就像孙展鹏说的,我看走眼了吧。
   
   “小样,挺有眼光的,我很喜欢。”我说。
   
   “你喜欢就好,其实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买什么礼物给你,那边的衣服号码偏大,怕买回来不适合,首饰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我想还是买点实用的,看你天天用这个牌子的化妆品,就买下来了。”
  
   “不错不错,有观察力,值得表扬。”我笑着说。
   
   “有奖励没?”他恬着脸凑了过来。
   
   我推了他一把,嗔怪道:“一身汗味,洗澡去,这里我来收拾。”
  
   孙展鹏坏笑了一下,去了卫生间。我收拾着他的行李,没想到这家伙出国一年,生活能力大有提高,衣服叠得整整齐齐。我笑了笑,不过这些衣服在外面穿过,都得洗一洗,消一消毒,我想着,把衣服一件件拿出来,然后抖落抖落,突然,从衬衣里掉出来一个东西,我捡起来一看,倒吸一口冷气,那是一条黑色T裤,很性感,但显然不是我的——我从来不穿T裤,嫌穿着不舒服。
   
   难道是邹小雨的?我想着,顿时觉得恶心,把那T裤扔到了地上。听着卫生间哗哗的水声,我的心乱如麻,我该怎么办,把裤子拿到他眼前质问吗?可是我太了解孙展鹏了,他一定会狡辩,搞不好还会先发制人,反客为主。
   
   我想到这里,拿了一个保鲜袋装起T裤,藏了起来——还是先调查清楚再说。
   
   孙展鹏洗完澡出来时,我正在一丝不苟地搜寻着其他蛛丝马迹,他从后面抱住我,“老婆,饿了,晚上吃什么?”

  他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玫瑰香味,我对香味一向热衷,沐浴液和洗发水都得闻过了才买,我喜欢孙展鹏在洗过澡之后身上那种干净清爽的味道,可是现在,疑似我的东西被别人用过,我突然觉得一阵恶心,虽然我没有确凿的证据,但是依然有些嫌弃了。我推开他,淡淡地说:“你想吃什么?”
  
   “我想吃豆腐。”他邪邪地笑着,“这一年,馋死你做的豆腐了。”
  
   虽然知道他语带双关,我却没有心思跟他调情。“那好吧,我给你做。”
  
   家常豆腐是我的拿手好菜,我架起油锅,把切成方块的豆腐扔进锅里,心里却乱糟糟的,一直在想那条T裤。正在走神的时候,没留神豆腐上的水,滚烫的油四溅开来,落在我的手腕上。冷不防被烫了一下,我“啊”了一声,孙展鹏立刻冲进厨房:“怎么啦,是不是被烫到了,我看看。”他拉起我的手,手腕上起了几个水泡,他赶紧关火,然后去卫生间拿牙膏,轻轻抹在我的烫伤处,“怎么这么不小心,疼吗?”他说,小心地对着伤口吹气。
   
   我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百感交集,这个男人是爱我的,可是那条T裤又该怎么解释?天哪,我真是乱极了。
   
   “我是不是很傻?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?”我抬起头问。
   
   “小可爱,你就是看老公回来太高兴了,要不咱们还是出去吃吧。”孙展鹏说。
   
   “去哪吃?”我问。
   
   “吃水煮鱼吧,我现在就想吃辣的。”孙展鹏说,“你的手受伤了,我来开车吧。”
  
   我点点头,孙展鹏换了身衣服,两个人手牵着手出了门。坐在副驾驶,我伸出手来,“我要玩你的手机。”
  
   “陪我说说话嘛,玩什么手机啊。”孙展鹏说。
   
   “你专心开车吧,谁知道你这一年驾驶技术有没有退步?”我撇撇嘴。
   
   孙展鹏笑了笑,“也好,顺便帮我把北京的号换上。”
  
   我给他换上sim卡,然后玩着俄罗斯方块。孙展鹏扭头看了我一眼,“多大了,还玩这个?”
  
   “你管我!”我白了他一眼。
   
   他发动了汽车,这时突然传来一条短信,13800138000的。
   
   “谁的短信?”孙展鹏问。
   
   第2节
   
   “中国移动的,您的账户余额小于十元,请及时充值。”我拿着手机给他看。
   
   “哦,那得赶紧充值。”他说。
   
   过了一会儿,短信声滴滴乱响,孙展鹏拿过手机看了看,然后递给我,“都是广告,帮我删了吧。”
  
   我接过手机,一条条地看着,果然,都是服务台的讯息,突然,几条短信引起了我的注意,是信用卡消费提示信息,都是前两天的消费信息,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,可是,一个词映入眼帘——“港币”。
   
   他不是说只在香港转机吗,他不是说连机场都没出吗,可是短信提示分明显示孙展鹏在香港不止待了一天,他为什么要说谎?我思索着,却理不出头绪。
   
   “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。”孙展鹏说。
   
   我猛然被惊醒,“没什么,头有点晕。”我说。
   
   “坐在车上玩手机就是容易头晕,别玩了,就快到了。”孙展鹏说。
   
   我把短信全部删除,然后把手机递给他。吃饭的时候,我一直心不在焉,孙展鹏跟我说话我都没听见。吃完饭回来,孙展鹏说公司还有事,一头扎进了书房,还关上门。我乐得如此,继续在他的行李中搜索,可是忙活了半天却一无所获。看来孙展鹏在我之前已经销毁了所有证据,既然如此,怎么可能会那么不小心让我轻易发现那条T裤,这只有一个可能,T裤是那个女人放进去的,目的是告诉我她的存在。
   
   我突然一惊,好有心计的女人,她这么做很明显是因为孙展鹏还不肯放弃我,如果我发现了T裤立刻对孙展鹏大吵大闹,那么孙展鹏很可能破罐子破摔,将错就错。如果这样,我就完全输了,至少现在我很清楚,孙展鹏还爱着我,他在犹豫,在徘徊。
   
   我该怎么办?一个背叛的丈夫我还能和他在一起吗?我想着,不知不觉走到书房,推开了门。
   
   孙展鹏看到我进来,一脸慌乱,“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?”他吼道。
   
   我猛地一惊,瞥了一眼电脑,孙展鹏赶紧把页面关上,可是我还是看到了,他在跟人聊QQ,一旁的QQ秀很漂亮,显然QQ的主人是个时尚女性。
   
   突然间我做了一个决定,我决不能容忍一个背叛的男人,但即使要放弃,我也要知道对手是谁。
   
   “你这么凶干什么?我是想问你用不用卫生间,我要洗澡了。”我说,一脸无辜。



顶一下
(50)
76.9%
踩一下
(15)
23.1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
  • 是谁渲染了时光尘缘

      原来,多年后我们谁都没有和谁真正相伴到最后,各自成家离开,就留下单身的,一个...

  • 你是我抵达不了的彼岸阳光

    午后的阳光惬意地撒入屋内,张开双臂拥抱着阳光,我像一只慵懒的猫咪沐浴其中,一扫之...

  • 第一次喝醉

    接下来的日子,恋爱不象她想象的那么浪漫,习惯了称兄道弟,习惯了大大咧咧的说话,突...

  • 烟花易冷

       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,我依然安静守着我的角落,多了的,只是一种很平淡的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