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伤感美文,让心灵和着忧伤的节拍共舞
伤感日志大全 伤感文章 抒情散文 哲理散文 情感文章爱情故事 亲情散文
返回首页

我与小姨子的旧事

时间:2011-12-29 00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次    网友评论
一 那是发生在三年前的旧事了。 当时结婚七年了,和妻子感情一直不错。妻子有个妹妹,也已经成家,还没有孩子,姐妹俩感情很好,经常来往。当时,小姨子她们看中了一套新房子,由于购房资金不够,打算把旧房卖了,再购新房。但是,这样一来,她们一家就将在

  一
   
   那是发生在三年前的旧事了。
   
   当时结婚七年了,和妻子感情一直不错。妻子有个妹妹,也已经成家,还没有孩子,姐妹俩感情很好,经常来往。当时,小姨子她们看中了一套新房子,由于购房资金不够,打算把旧房卖了,再购新房。但是,这样一来,她们一家就将在一段时间没有地方住了。本来她们打算到外面租房,克服一下。妻子听说后,就和我商量,能不能让她们来我们家住一段时间,买卖房屋,再加上装修时间,也就3-4个月的时间吧。
   
   我们家本来就比较大,有四室两厅,我平时工作比较忙,晚上回家也就睡个觉,家里的事一般也不太管的,就立马同意了。过了半个月,她们一家就搬过来住了。
   
   如此一来,家里就热闹了。每天晚上都由她们姐妹俩轮流做饭,我喝酒也有了个伴,就是妹夫,他在一家公司做技术部负责,五个人其乐融融。哦,忘了交代了,我们还有一个可爱的五岁女儿。
   
   小姨子是一所中
   
   学搞财务的,妻子是一家公司的行政文员。她们工作都比较有规律,晚上一般都在家里。我是一家公司的销售经理,平时外面应酬比较多。家里有小姨子她们一家在,不用担心妻子和孩子的照顾问题,也比较放心。有时候回家吃饭,感到家里人多也不错,也别有一番氛围。
   
   晚饭后,我们一般看看电视,聊聊天,有时候也打打牌。
   
   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就一个多月过去了。五月长假将至,妻子和小姨子都可以享受七天长假,长期呆在城市里,她们都认为利用长假好好到外面放松一下,让我们两位男士认真安排一下。看她俩兴致那么高,我和妹夫也没有办法,只好遵命。经过反复讨论,哈哈,终于决定避开长假期间的旅游高峰,定下自驾游,到省内的一处比较清幽的山庄游览休闲三天。
   
   我们是5月3日出发的,前一天把孩子放到近郊的外婆家里。早上起来一看,小姨子她们已经在准备行装了啊。妹夫穿了一套运动装,胖胖的身材看起来也满精神的。小姨子套着薄薄的绿色线衣,修长的丝袜美腿游离于短裙之外,令我不禁眼睛一亮。
   
   匆匆吃完早餐,我们就出发了。
   
   我驾着我家的小车,把喧嚣的城市抛在后面,行驶在公路之上。沿途秀丽的风景让我们心旷神怡,兴趣盎然。她们姐妹俩坐在后座上,嘻嘻哈哈地聊一些女人感兴趣的话题。妹夫坐在前排,和我闲聊着经济、理财、网络方面的话题,各得其所。不一会儿就过了一个多小时。到目的地总的车程大概需要三小时,妹夫在车子经过一个休息站时,提议让他来驾驶车子完成以后的路程。拗不过他,客气了一下,就同意了。这时,妻子感到有点晕车,要求坐前面,于是我就坐到了后排。
   
   经过一段路程,旅途的新鲜劲过去了,小姨子有点昏昏欲睡,妻子打趣她:“这么早就打瞌睡,昨晚在干什么坏事吧。”她一愣神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干什么坏事啊,你们才干坏事哪!”
   
   大家心照不宣地哈哈大笑起来。
   
   过了一会,妻子因为晕车打起盹了。我也感到有点累,就对妹夫打了声招呼:“慢慢来,小心点。”自己也闭目养神了。
   
   由于我们的车子比较小,我和小姨子挨的比较近,我迷糊了一会儿,感到小姨子的头慢慢靠在我的肩上,秀发有几丝拂在我的脸上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痒痒的,感觉不错。我佯装作不知道,仍然眯着眼睛,正襟危坐。心里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   
   突然,车子震动了一下,小姨子一晃仍然没有醒,但和我靠得更紧了。而且腿和我的腿靠在一起,体温互相传输,热乎乎的,不禁是我心猿意马起来。
   
   我沉浸在想入非非、心旌飘摇的意境里,但是,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,一个多小时又很快过去了。时近中午,我们驶入了目的地水韵山庄。
   
   当妹夫提醒我们时,我也佯装刚刚醒来,说道:“好睡啊,这么快就到了啊。”偷偷看一眼小姨子,不知道她刚才有没有感觉,见她面无异色,才放下心来。
   
   来的时候,我和老家在这里的一个大学同学联系过,请他拜托这里的亲戚给我们预先定下房间。我们一进山庄的宾馆,就有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和一名30岁左右的女士迎了上来。经过介绍认识,该男子是我同学的一个表哥,是县里一家农资公司的经理,女的是他们公司办公室的副主任。
   
   我本来和同学联系,只不过请他帮我们订一下房间。但是,他们这里的人非常好客,早就在这里等侯了。中午一定要请我们吃饭,再三推辞不掉,只好客随主便。
   
   就餐时,这位姓魏的经理要上白酒,我说:“中午简单点吧,喝点啤酒算了,我们都不太会喝酒啊。”魏经理还要坚持,被我们好说歹说才推辞掉。杯来盏往,在主人的热情招待下,本来打算浅饮辄止的我们也喝了不少。妹夫和我大概各喝了三瓶啤酒。我经常在外面应酬,酒量还行,多的时候有8瓶啤酒可以喝。但是妹夫就不行了,到了八、九分的状况了。于是,我就对魏经理说:“谢谢款待,就这样吧。”魏经理说:“好吧,中午就这样,晚上请你们到镇上吃点特色菜。”我说:“晚上我们自己安排,不劳费心了。”魏经理说“既然到了这里,这点地主之谊我们还是要尽的,不要说了,听我们的吧。”推辞不了,就约好下午4点半来接我们去镇上吃饭。
   
   因为下午没有什么安排,魏经理他们走后,我们就一起到宾馆坐了一会。小姨子可能时上午车上睡过了,精神特好,提出要到附近的山上走走。但是妹夫有点不胜酒力了,不想去了。小姨子急了,责怪妹夫:“就知道喝酒,干什么来了。”这时,妻子在旁边对小姨子说话了:“好了,不要吵了。小张(妹夫)吃不消就休息吧,我有点晕车,下午也不想出去了。但是,你一个人出去我也不放心,就和你哥一起出去到附近逛逛吧。”见妻子这么说,本来打算午睡的我也就答应了。
   
   我们住的山庄就在山脚下,沿着宾馆后面的一条小径,就进入了山里。正是晚春时节,山里的风景秀丽,两旁树木郁郁葱葱,杂花飘香,小溪蜿蜒,鸟儿欢鸣,令人心旷神怡啊。

  我们边走边聊,春风拂面,胜景在旁,美人在侧,在加上醺醺酒意,我不禁有点飘飘然的感觉,就像御风而行,哈哈,感觉真的太妙了啊。
   
   不知不觉就走了半个小时,我问小姨子:“怎么样,回头吗。”但是,小姨子走的兴发,指着远处山腰的一座亭子说:“到那里再会吧。”我估计了一下,也就二、三里的路程。就说: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有兴致,就再走一段吧。”就继续前行。
   
   本来二、三里路一刻钟应该可以走到了,但是我们走了二十分钟左右还没有到达。我仔细一看,对小姨子说:“坏了,我们肯定走错路了啊,估计刚才拐弯的时候,走岔了。”小姨子看了看四周,遗憾地说:“那就往回走吧。”此时,我们已经走进山的深处,一路已经没有见到什么人了。
   
   我们沿着曲折的山路往回走,小姨子走在前面,我跟在后面。由于她快步前行,短裙飘飘,曼妙的身姿迎风摇弋,让我大饱眼福啊,哈哈。我们的脚步声惊动了前面两只正在觅食的山鸡,“扑楞楞”突然飞起,吓得走在前面的小姨子慌忙后退了几步,脚没踩实,扭了一下,往后就要摔倒,我也手忙脚乱,赶紧从后面抱住她,免得她摔倒。站稳了一看,由于紧急,我的手抱的真不是地方,左手托在她的腋下,右手竟按在她的胸前。我赶紧放手,她也脸“唰”地红了。
   
   我正要往前走,避免尴尬,却听她“唉呦”一声。
  
  我急忙问:“怎么啦?”
  
  她说:“脚有点痛,可能扭了。”
  
  “伤得厉害吗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啊,痛。”
  
  “那你坐下,我给你看看。”
  
  她依言在路旁坐下。我蹲在她旁边,对她说:“把鞋袜脱了,我给你看看。”
  
  她把鞋除下以后,瞥了我一眼说:“算了,太麻烦了。”
  
  我说:“看看有什么麻烦啊。”
  
  她见我还没有会意,嗔怪道:“人家穿着连裤袜,不方便啊。”
  
  我恍然大悟,不好意思地说:“瞧我这脑子。”
  
  她想了想,说:“痛,还是看看吧。”说完,就伸进短裙内脱连裤袜,我赶紧扭过头去。
  
  一会儿,她说:“好了。”
  
  我转过头去,只见她已经把一条腿的连裤袜脱下,光脚坐在那里。
  
  我上前捧起她的小腿,放在我的膝盖上,仔细察看起来。她的小腿饱满匀称,皮肤细腻光滑,小脚玲珑可爱,粉红色的脚趾如同一粒粒大小不一的珍珠,惹人喜爱。我的眼睛不禁定住了啊。
  
  “怎么样啊,还好吗?”小姨子的一声询问打断了我的纷飞的思绪。我抬头一看,她正脸带红晕看着我。我赶紧察看脚关节处,只见关节处有点红肿,并无大碍。
  
  “没事,可能刚才磕碰到石头了。”我说:“站起来试试。”扶着她的手臂站起来走了几步,还行,她感到不是很痛。 “继续走吧,我先扶着你走一段。”我说。她点了点头,穿上了连裤袜。于是我们继续前行。
  
  我一只手握着小姨子柔若无骨,温暖滑腻的芊芊素手,一只手托在她的腋下,和她并肩而行,虽然感到有点累,但心情却如沐春风。有时候走过狭窄的小径,她人靠在我的身上,我心里不由地升起异样的感觉。我想她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。
  
  终于绕出了走错的山路,回到正道,我们才松了口气。
  
  这时,她轻声说道:“脚好像不怎么痛了,我自己走吧。”
  
  我连忙说:“没事,再扶你一段路吧。”
  
  “不用了,我不痛了。”她说。我一看前面确实也有行人,再扶着也不太方便,就让她自己走了。
  
  回到宾馆已经将近四点了,我妻子她们已经起来了,正在看电视,见到我们回来,就问我们:“怎么去了那么久?”我把情况介绍了一下,隐去了帮她察看伤势和扶她回来的一节,她也没有吭声。
  
  各自休息了一会儿,魏经理他们来了,开来了一辆面包车。原来他担心我们晚上因为开车不喝酒,特意借来了面包车,让我们没有借口推辞。
  
  汽车行驶了大约20分钟,我们一行人来到了镇上的和风酒店,酒店不大,但酒幡红灯,木墙竹顶,装饰的很有农家菜馆的风格。
  
  他们办公室的袁副主任(就是中午和魏经理一起来的女的)已经在包间内等候了。见我们来了,就赶紧叫服务员上菜。
  
  分主宾落座后,魏经理问我:“晚上喝点什么啊。”
  
  我说:“就和中午一样,喝点啤酒吧。”
  
  “哪怎么行,中午没有喝好啊。”他说:“喝点我们这里自己产的白酒吧。不错的,很多来这里的朋友都说好啊,有的还专门带些回去呢。”



顶一下
(131)
74%
踩一下
(46)
26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推荐内容
  • 烟花易冷

       我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,我依然安静守着我的角落,多了的,只是一种很平淡的思...

  • 你是我抵达不了的彼岸阳光

    午后的阳光惬意地撒入屋内,张开双臂拥抱着阳光,我像一只慵懒的猫咪沐浴其中,一扫之...

  • 第一次喝醉

    接下来的日子,恋爱不象她想象的那么浪漫,习惯了称兄道弟,习惯了大大咧咧的说话,突...

  • 是谁渲染了时光尘缘

      原来,多年后我们谁都没有和谁真正相伴到最后,各自成家离开,就留下单身的,一个...